欢迎访问河南省豫新磨料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6月份刚玉碳化硅等大宗原料市场综述

6月份刚玉碳化硅等大宗原料市场综述

来源:耐材之窗 作者: 发布时间:2015-07-14 09:07:37

  6月份,铝矾土、棕刚玉、白刚玉、烧结镁砂市场弱势平稳。氧化铝有下行趋势。鳞片石墨价格下调100元/吨。副97电熔镁砂价格小幅下滑。中国耐材之窗网发布耐火原料价格指数(RMPI)为126.57点,环比减少1.1%,同比减少3%。
       铝矾土:6月,铝矾土低迷状态进一步加深,本网通过对孝义地区31家企业的调查发现,开工率51.6%,而开工企业中的30%的厂家表示是半停产状态,间歇式生产是目前企业运行的主要方式,企业运营令人担忧。
       大多数企业表示,由于市场需求较为低迷,所以造成市场价格比较混乱,商家报价“脱口而出”,而实际成交价格与商家报价却成了“天各一方”,另很多采购商无所适从。
       钢市方面,近期依然弱势难改,钢厂尚无实质性减产,社会库存和钢厂库存双升令现货市场雪上加霜,现货价格不断创出新低。所以短时期内耐火原料市场也难逃钢市的影响。小编认为,从当前大环境看铝矾土,7-12月份的铝矾土走势可能会更令人担忧,但是高品质矾土已无降价空间。
       棕刚玉:河南地区棕刚玉Al2O3≥95%倾倒炉段砂市场价格多在4250-4450元/吨,固定炉段砂市场价格多为4000-4250元/吨。目前棕刚玉整体市场相对疲软,厂商报价混乱,其中个别企业下调50-100元/吨。
       酸洗棕刚玉是在传统棕刚玉生产工艺中添加“除杂”环节,以便除去铁元素、未反应的金属、金属氧化物等杂质。本网针对河南地区30家棕刚玉厂商进行抽查,其中仅有6家正常生产酸洗棕刚玉,多数企业表示不在经营该系列产品。据厂家反映,目前主要有如下几种原因导致酸洗棕刚玉不被下游广泛认可:
       第一、酸洗棕刚玉在生产过程产生大量粉尘,对空气污染较为严重,随着环保整顿日益严格,企业在生产方面受到限制。
       第二、目前国家出台相应政策限制硫酸等危险品出售,零售现货趋紧。此外,购买人需要出台相应许可证,方可进行正常交投活动。
       第三、耐材上用段砂系列棕刚玉多属于低档产品,目前一般酸洗棕刚玉主要是针对粉态系列产品进行深加工。
       第四、酸洗棕刚玉售价远远高出普通棕刚玉产品,难以被终端客户接受。
       据海关数据统计显示,2015年1-4月我国棕刚玉出口量共计达18.51万吨,同比减少6.8%,其中4月出口量达5.07万吨,同比上涨0.9%,环比上涨5.85%。4月出口至美国4793.18吨,同比上涨57.6%,环比下降68.75%;出口至日本约9367.42吨,同比上涨51.8%,环比上涨73.63%。
       氧化铝:自5月底以来,国内工业氧化铝市场稳中有跌,跌幅在50元/吨,厂家报价初现“两极化”现象,本周山东工业氧化铝出厂含税报价在2600-2700元/吨,河南地区为2650-2750元/吨。前期部分低报价厂家继续调低售价抢占市场;而一些报价较高的企业由于缺乏竞争力,近期出货量出现缩减。
       前期耐材之窗预测,在第三季度前工业氧化铝市场反弹无力,以持平为主。不过进入第二季度最后一个月,国内工业氧化铝产能释放情况超过预期,国内工业氧化铝市场缺乏持稳的关键因素,国内下游企业需求量缩减造成工业氧化铝市场继续下滑。
       未来那些没有调价的工业氧化铝厂家是否加入调价行业目前尚不得而知,不过本网预测这些厂家较为看重利润加入调价行列的可能性不大。
       白刚玉:6月份,国内白刚玉市场变动不大,今日规格为Al2O3≥99%的白刚玉河南地区段砂价格维持在4900-5100元/吨,细粉在5100-5300元/吨;山东地区段砂价格在5000-5200元/吨,细粉价格在5100-5300元/吨(以上价格均为出厂含税价),较上月基本持平。
       据了解,氧化铝价格近期又有下滑趋势,虽然下滑幅度不大,粗略估计约为50元/吨。但白刚玉下游客户因此更加压价。白刚玉厂家表示,下游客户一直不断施压试图降价,厂家一直坚挺经营,怎奈原料价格再度下滑,白刚玉厂家可谓欲哭无泪。
       在本次监测中,白刚玉企业负责人表示,比原料价格下滑更为可怕的是同行业的恶性竞争。据悉,原料价格波动企业尚能应付自如,但由于原料获取渠道和生产工艺的不同,部分厂家小调报价以获得价格优势,使得剩余客户纷纷抱怨,经营压力亦直线上升。
       外部原料价格持续小幅下滑,行业内部企业不断下调报价,白刚玉企业可谓面临“内忧外患”,经营压力较大。
       鳞片石墨:上月山东地区鳞片石墨以200元/吨的降幅收官,本月石墨市场仍难以企稳,价格再次出现下滑,每吨位下滑100元。目前,山东地区-195鳞片石墨出厂含税主流价格为3600-3900元/吨,也有企业报出3400元/吨的低价。
       本次鳞片石墨价格下滑的原因主要体现在两方面:第一,黑龙江鸡西地区生产厂家逐渐复工,国内市场现货资源增多,山东地区厂家销货压力加大,市场竞争激烈。第二,市场需求难起,厂家再度让利,以此来获取更多订单。
       市场供需矛盾难以缓解,恰逢东北地区开工率增加,现货资源充足,对于山东地区鳞片石墨生产企业的冲击再度加大。山东地区鳞片石墨生产企业运行压力将继续增大。
       碳化硅:6月份,甘肃地区碳化硅持弱稳态势,成交低迷。目前甘肃地区98黑碳化硅块料出厂含税价格维持在5400-5600元/吨,97黑碳化硅块料出厂含税价格维持在5200-5400元/吨,90黑碳化硅块料出厂含税价格在3900-4200元/吨。
       据悉,目前一级碳化硅市场走货缓慢,个别厂家将一级碳化硅价格进行微调,下调幅度多在50-100元/吨不等。从市场调查来看,价格虽一直暗暗下调,但整体走货并未见好转。二级碳化硅市场目前波动较小,多数生产厂家表示,二级碳化硅主要与老客户合作,新客户发展意愿不强烈。
       宁夏地区98黑碳化硅块料主流出厂含税价格在5400-5500元/吨,97黑碳化硅块料主流出厂含税价格在5300-5400元/吨。90碳化硅块料出厂含税价格多在3900-4100元/吨。6月份市场暂无明显波澜。
       从宁夏地区了解到,二级碳化硅在炮泥、铁沟料、捣打料等方面的应用非常广泛,市场现货十分稀缺。据宁夏某生产厂家反映:目前90碳化硅订单已经安排到7月中旬。而一级市场走货相对来说较缓慢,走货阻力较大,而且此前阶段一级碳化硅市场高端技术仍旧十分匮乏,市场价格十分透明,厂家之间竞争的现象短期内难以缓解。
       目前,国内碳化硅市场需求难起,在出口方面有所增加。2015年1-4月份我国出口碳化硅总量约为12万吨,同比增长13.2%出口总金额约为11263.59万美元,同比减少7.5%。我国对外出口的国家和地区中,位列前五的依次是:美国、日本、韩国、台湾金马关税区、墨西哥。
       烧结镁砂:6月份,重烧镁砂块料含税价格在730-900元/吨; 94.5中档镁砂块料含税价在1030-1130元/吨;97高纯镁砂块料含税价在1630-1800元/吨;副97高纯镁砂块料含税价在1400-1550元/吨,当前辽宁地区烧结镁砂报价比较稳定,出货形势一般。
       在出口方面,2015年1-4月份,我国共出口烧结镁砂17.54万吨,同比下降14.4%;出口金额为4675.85万美元,同比下降15.4%。其中4月份烧结镁砂出口3.21万吨,同比下降5.6%;出口金额为882.94万美元,同比增长0.4%。
       1-4月份,我国烧结镁砂共出口日本4.87万吨,同比增长4.2%;出口金额为1258.98万美元,同比增长3.1%。出口到美国4.49万吨,同比下降21.5%。出口到荷兰3.94万吨,同比下降37.1%。出口到韩国1.08万吨,同比下降2.4%。出口到意大利0.71万吨,同比增长33.7%。
       电熔镁砂:6月份,辽宁地区足96普通电熔镁砂块料1700-2000元/吨,副97普通电熔镁砂块料2400-2600元/吨,副98普通电熔镁砂块料2650-2800元/吨(出厂含税),除97含量镁砂价格有小幅下滑外,其余产品基本平稳运行。
       本月国内电熔镁砂市场形势依然严峻。主要体现在:①市场需求下滑,生产企业急于出货;②老客户欠款采购,应收账款持续累计,难以收回;③市场淘汰速度加快,边缘企业垂死挣扎,市场秩序混乱;④雨季来临,库存高位,额外风险加剧。
       以上是我国电熔镁砂行业愈演愈烈的现状,企业多在“你差我差大家差”的经济环境下等待。从调查的企业来看,多数企业并没有在当前市场环境下为自己的发展找到新的出路。不过,复制性的产品必将会越来越滞销,创新才是可持续发展道路,企业还需从大处着眼。
       用“腹背受敌”来形容我国的镁砂现状一点也不为过,国内市场争夺刀光剑影,然而来自国外的压力也在逐渐明显。有业内人士表示,朝鲜是除中国、俄罗斯之外的第三大镁砂资源大国,其镁砂资源品位高、成本低。朝鲜近年来开始规模开采生产镁砂,利用我国海关保税区进行简单的换装、换标识、添加、混合后转口至美欧日等国。据业界人士估计,每年朝鲜镁砂通过走私、转口贸易、正常进口等方式,进入中国的总量至少有15万吨以上,并逐年增加。朝鲜人工成本低,生产的镁砂每吨比我国低50美元以上,高品位的朝鲜镁砂涌入国际市场对我镁砂出口行业形成巨大冲击,这也是成为2012年以来我镁砂出口不景气的主要原因之一。2015年1-4月份,我国共出口电熔镁砂9.01万吨,同比下降17.1%;出口金额为5210.06万美元,同比下降18.6%。
多重压力夹击下,我国镁砂生产企业何时脱险仍是未知数。

上一篇: 2015年我国机床工具行业政策及环境分析
下一篇: 把握碳化硅产业浪潮 实现“二次飞跃
相关文章